体彩福建36选7六等奖
中國文化產業網>工藝美術>工美資訊>

工美資訊

歷史的琥珀 未來的種子

2019-04-16    來源:中國文化報    編輯:邱娟

1949年2月9日,北平各界群眾聆聽葉劍英市長在慶祝北平解放大會上的講話。   高帆攝

正太戰役,1947年4月16日,第三縱隊8旅22團突擊連強渡微水河,直撲井陘縣東關守敵。袁苓攝

攝影頻繁出現在美術館、畫廊系統中,在中國還是近20來年的事情。在這一過程中,攝影越來越成為當代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當代藝術中的攝影實驗也為攝影界帶來了許多新觀念、新方法和新樣式。這一變化,也使我們不得不追問;在形形色色的影像創作中,攝影到底是作為媒介還是一種方法?如何才能激發其探索現實的力量?

4月3日,“攝影術傳入至今的中國攝影書寫暨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攝影部成立特展”在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展覽中的600余件攝影珍品,既有對革命與復興的歷史性回望,也有對攝影家人生歷程與藝術創作的記錄與探究。同時,該展也標志著中國美院美術館成為我國第一家專設攝影部的大學美術館。

篳路藍縷的中國現代影像敘事

回顧新中國攝影群體的變遷,由于攝影作品在很長時間處于不署名或是集體署名,以至許多優秀照片的拍攝者至今成謎。但這一群體的名字也并非渺無可查,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間接接受了民國攝影的視覺經驗,并在戰爭時期的攝影實踐中增進了對于這一技術的理解,在新中國成立后,成為為數不多的官方攝影師。可以說,在20世紀后半葉的中國,他們制造或拍攝了絕大部分能夠被公眾看到的重要圖像,承載了厚重的歷史信息。但遺憾的是,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不被公眾所熟悉。

細觀展廳中的作品,有的照片在不同區域出現了兩三次之多。“這是為了凸顯它們在不同歷史時期的印放情況。”主辦方介紹,中國攝影史研究在當前仍面臨文獻、資料匱乏的窘境,美術館系統的攝影藏品普遍缺乏,尤其戰爭時期與新中國時期的攝影作品,甚至比晚清與民國時期的攝影作品更加難以找尋。針對這一情況,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的研究團隊圍繞這一時期的攝影家,搶救性地開展了口述史和家庭留存攝影檔案的整理,并將這一工作的成果匯集于中國美術學院的中國攝影文獻研究所。

該研究所主持人、資深攝影學者高初講述了這樣一個動人時刻:在解放戰爭早期的晉冀魯豫邊區,攝影在戰爭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整個戰區的視覺消息,通過在街角、營房舉辦的臨時影展、戰壕中傳遞著的照片冊頁播撒到每一個戰士和群眾。拍照更是部隊生活中的大事,每當發起沖鋒前,隨軍攝影師都會給每位敢死隊戰士拍照。這是生命中的莊嚴時刻,也許是最后時刻。戰士們隱約知道,由于物資匱乏,相機里很可能并沒有膠片,但他們依然穿戴整齊,面對相機,擺好姿勢,拍完生命中最后一張或許也是唯一的照片后,沖向九死一生的戰場。

“正是在這一意義上,中國攝影文獻研究所關懷的,是作為歷史的影像和作為影像的歷史。它所指向的是在對歷史關系和事件的再造中,建構出更多的意義、更激烈的現實和更強大的主體,是事件中不同歷史線索的交錯與鳴響。”中國美術學院副院長高士明介紹,正是在中國攝影文獻研究所的推動下,中國美院美術館成立了攝影部,以進一步研究攝影與中國現代性的關系。“我們所面對的,許多都會是超越攝影藝術的影像本身。這些多年前的老照片,無論是戰爭時代的紀實攝影,還是那些工作室里的所謂藝術攝影,抑或這些畫面中人的生命影像,許多都已成為我們的集體記憶。它們支撐著我們的歷史觀,支撐著我們的歷史經驗。”高士明說。

攝影研究推向更廣闊的公共領域

事實上,將攝影圖像作為重要文獻并加以研究,已在歷史學界得到空前重視。如在思想史、文學史、政治史等方面對于圖像的細節解讀,對于圖像的生產機制、傳播方式,以及它所產生的影響等,都有越來越深入的研究。正在著手相關歷史與圖像課題的廣州美術學院美術史系教授李公明認為,中國攝影史的背后有著豐富的歷史文獻價值,如何挖掘更多的珍貴圖像為歷史研究提供重要資源,應放置在國家公共文化和公共學術領域綜合考量。

歷史不是冷靜的史料,而是一種照面,一種看見。今天,我們能從這些歷史圖像中看到什么?如攝影師高帆1949年拍攝的天安門城樓前那些無名者的背影,他們透露著極為豐富的社會訊息、歷史內涵和生命意蘊;那些拍攝于戰壕中、戰場上的珍貴圖片,記錄著戰爭的殘酷、人性的尊嚴和信仰的不屈……“事實上,不同的語境下,從一張圖片獲得的啟發是不一樣的。我們既可以將攝影作為一個新生媒介加以有效利用,也可以充分利用以前已經在藝術史中被使用過的一些方法,去解決隨之而來的新問題。開展攝影或現當代藝術研究的途徑是多方面的。”OCAT(華僑城當代藝術中心館群)研究中心執行館長郭偉其說。

此次中國美院美術館成立攝影部,在我國大學美術館系統尚屬首次。但在西方,大型綜合類的美術館成立攝影部是一個普遍現象,如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古根海姆博物館以及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都有自己的攝影部,而我們的近鄰日本,也有著名的攝影博物館——東京都寫真美術館。據連州攝影博物館館長段煜婷介紹,東京都寫真美術館擁有超過3萬件日本國內外照片及攝影相關藏品。“對于日本攝影史上那些繞不過去的攝影藝術家,東京都寫真美術館的學術委員會每年都會列出一個非常清晰的名單,確定人選后,館方便著手籌措經費開展收藏與研究,并且盡可能收藏他們所有的代表性作品,這種學術研究的態度值得中國同行學習借鑒。”段煜婷說。

攝影史成為美術史的有機構成

任何藝術的發展都離不開創作實踐的推動與理論成果的支撐,也離不開高校培育的人才梯隊。雖然中國的攝影教育與世界攝影教育體系共生,但發展較為遲緩,除自身體制不夠完善外,教學仍偏重技術與技巧的傳授,忽略對人文思想與藝術素質的培養。從事中國現代美術史教學的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曹慶暉指出,攝影一直沒有以文本書寫的形式進入中國美術通史。如何把攝影有效地納入到教學中,讓它成為美術史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呢?“這并不是說你講油畫史,他講攝影史,不應該有這樣的區隔,這些本來就是文化共同體。中國美院美術館成立攝影部后,應推進攝影史的書寫,把攝影史整合編入美術史中,這是一項基礎性工作。”曹慶暉說。

談及攝影史研究如何介入藝術史研究的問題,曹慶暉進一步表示,照片對于畫家的影響不容忽視,“過去的老藝術家只要有照相機,一般都有照片,這些照片對畫家的影響和作用很少被關注到。而對這些照片的發掘、收藏是學院美術史上應有的部分”。由此可見,攝影史的書寫是對美術史書寫的再造,美術史的基本研究方法、研究觀念,可以通過攝影的經驗加以改造,而不是用美術史去解釋攝影史。高士明認為,通過歷史性的攝影去改造當代藝術在人們心中的影像觀,通過攝影這面鏡子讓世界了解中國的社會和歷史,最根本的還是要通過攝影來回饋現實社會,這是所有藝術家、教育者面對的共同的時代命題。

什么是“攝影藝術”?攝影絕不只是今天“世界圖像時代”的景觀機器,它好比是時間的擺渡者,連接著過去與未來。在攝影家手中,攝影不但是記錄歷史的時間琥珀,還可以成為時間的種子,向未來的世代傳遞我們生命的訊息。


体彩福建36选7六等奖 四川快乐12选5看号技巧 快乐十分快五复式 快乐十分高手 1分快3破解器 今晚六开彩开奖结果开 快乐12的开奖号码 永恒彩票怎么样 tk35图库大全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遗漏 赛车pk开奖直播盛世开奖记录